专题: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九)

发布日期:2023-04-27 14:50

编者按:在我们有限的工作时间里,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很多的事情,有些经历可能会让我们印象深刻、伴随我们一生。局网正在编发“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专题,邀请全局广大干部职工讲述工作中的故事、工作中的精彩,分享成长体验,抒发内心情感,在一个个各不相同又似曾相识的经历中,展示江西地质人火热的生产、不一般的生活状态。

 

昆仑山上采样日志

物化探大队 孙艺林

巍巍昆仑山,绵延数千里。回看电脑里过往照片,那段高原采样回忆涌上心头。住宿在周围无人、无信号区的临时帐篷里,攀爬在海拔5千米的昆仑山山脉上,感受艰苦奋斗的地质人野外一线工作与生活,酸甜苦乐,应有尽有。

2017年,我在朋友圈留下这样一段文字:曾跋山涉水,搭桥铺路,览众山小……无人区之行带来的是坚毅的意志和难忘的回忆,仿佛没有翻不过去的山,趟不过去的河,因为我们是一群合格的地质人。

昆仑山上“过”生日(8月21日 雨)

8点,我们一行8人终于抵达青海省昆仑山项目部驻地。这里是片无人区,海拔3916米,距家2600余公里,电子设备信号全无。

先于我们到达的队友动作娴熟地为我们搭起了临时帐篷。床墩子是用14个麻袋装好泥巴堆砌而成,床板是由7、8块碎木拼凑而成,就这么直接架在墩子上,构成了一张6人通铺,帐篷正中架设一台铜火炉用于取暖。这便是我们往后一个多月的住处了。

次日凌晨2点多,狂风大作,大雨袭来。3点多,帐篷成了水帘洞,6人忙活了半小时,才得以迷糊睡下。

不知是梦是醒,我的脸颊突然淌起了热热的液体,后知后觉才发现是鼻子流出的血血滴得到处都是。

我意识到这是“高反”,赶忙呼喊睡在身旁的王立,醒来的他见状吓得措手不及,举着手电筒,搀着我来到帐篷漏水的位置,用雨水擦洗。血终于止住,此时已是凌晨4点半。

睡,已毫无可能,身体的不良反应,碳已燃尽的火炉,雨淋透凉的被褥,让我只能等待黎明的到来。7点,项目部组员都按时醒来。从组员们口中得知,这是山里3个月来最大、最持久的一场雨,不知这是否是来自大山独特的迎接礼。

痛苦和难熬的一夜终于过去。突然想起,今天,是我28岁的生日。

化探采样惊又险  8月23日 晴)

临行前,父亲告诉我:化探采样不难,但是苦。

今日上岗第一天,采样任务19个点,最近点直线距离4.5公里,海拔近4700米。

四脚攀山

行进不到1公里,伫立在我眼前的土坡就成了难题。坡不算高,但奇陡无比,估摸着有近70度角,高度约20来米,尝试从其他方向绕路,但都不成功。

怎么办?爬!陈林一马当先,爬在前为我们探路我紧随其后,一路手脚并用。可近坡顶时,意外发生了,我左脚踏稳的石头突然松动,直接向坡底滚落,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地用肚子贴向土坡,双手死死扣进土里以防下滑刚稳住,我顺势朝着石头滚落的方向看去,好险!落石与跟在后面的唐琪擦肩而过,那石头可是有一个梨子般大小。

惊魂未定,我发现此时的自己已不能动弹,脚尖没有稳固的着力点,既不能上也不能下。这时,已爬上坡顶的陈林在坡口对我的状况也束手无策。

跟在后面的蒋哥大喊:“趴着别动,我过来顶你一把。”他加快速度来到我的左下方,用力举起右手顶在我的左脚下,“一、二、三”,终于让我借力抓住了上方的石块,顺利脱险。

路遇豺狼(9月6日 阵雨)

清晨,零下3摄氏度,因道路阻隔,大伙在驾车行进了3.9公里后换徒步前行。

高原陷车

近中午,我们到达首个样点。我席地而坐,将湿冷的鞋袜脱下,冰凉的脚掌冻得血色全无,脚底的皮肤皱出一道道褶子,好似这延绵起伏的昆仑山脉。我把鞋垫拿出,连同袜子一并放在岩石上晾晒,再用2个样品袋套在脚上当袜子。

今日的山脊有别以往,以碎石坡居多,一边踩,一边往下滑。为了踩实每一步,小腿的压力陡然上升。此次化探采样主要采选水系沉积物,但碎石中难以筛出细小的沙粒,湿滑的土壤也不利于回填,只好将重重的碎石块入样,待到驻地再进行加工处理。

午餐是1根火腿肠和2个面包,咽上几口矿泉水。因为路途遥远,出发前舍弃了过重的八宝粥。

采完最后一个样点,已是下午6点。计步器赫然显示23844,此时我已是精疲力竭,肩上还扛着20来斤重的化探样。

为避开来时的断崖路,我们选择从山脊的羊道往回走。山坡上,迎着刺眼的阳光,不远处4只毛色发白的动物在相互追逐,定睛一看,是狼!我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爆竹,时刻提防狼群的靠近。

说来也是有缘,几前我在沟口晒样,组长眼睁睁地看到一匹野狼从我后方窜过,他紧急地吹响了口哨,地上留下了一排清晰可见的狼爪印。庆幸它并没有贸然在我的脖子上留下“吻痕”,因为它仅仅离我3米远,当时我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晚上21点30分,终于看到了前方司机为我们闪烁着的信号灯。得救了!真是漫长的一天,竟行走了30多公里。

高原上家的印象(9月16日 雪)

离家已经有些时日了,想家!想家!

一早,我跟随驻地车辆下山去买菜。颠簸了3个小时后,终于搜索到了久违的手机信号,于是我立马打开微信和妻子视频,恰巧她在爸妈家吃午饭,见着3人其乐融融,我甭提有多开心。

和妻子新婚不到3个月,我就接到单位通知远赴青海,这一待就是一个多月。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项目部的小伙伴中还有结婚第3天就离家来这的。

想家是项目部组员们的共同话题,也是大伙聊着聊着就散了的话题。在这,有长年驻守,与家人聚少离多的项目负责在这,也有走南闯北,与山为伴的化探组长在这,还有铁血柔情,遗憾不能陪在父母妻儿身边的项目组员。当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地质队员。

于我而言,想家,就好像饮一壶清甜的青稞酒,沉醉其中,不经意间便上了头。

最后一役(9月21日 晴)

鏖战一月有余,归期渐近,今天该是最后一役了。

昨夜的抽签结果,决定了我要登上海拔超5000米的雪山之巅。任务难度系数五颗星。

果然,沿着平坦的草地没走多远,道路被瀑布阻断。大伙选择了坡度平缓但蜿蜒曲折的南侧山脊进沟。在阳光的照射下,冻土和草皮开始渗水,十分湿滑,鞋底沾粘泥土后,也变得沉重起来。大伙接二连三的滑倒,紧接着站起来,刮刮脚底的泥土,继续前行。

40分钟后,洁白的雪山乍现。我伫立在山脚,正陶醉于这皑皑白雪,猛然一抬头,组长已在岩壁之上,他示意我在原地待命。我意识到,这会是场恶战!

时间分秒流逝,站在这凛冽的雪风中,我竟出了满头大汗。看着经验丰富的组长小心翼翼地试探每块石头,我不敢想象置身于彼的感觉。历经80分钟,组长终于安稳落地,一下瘫坐在石子路上。此时,山的背面传来一阵雪块崩塌的声响,足足持续了近2分钟,我俩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在危险来临之前加紧赶路。

夕阳斜斜地落在雪山之巅,终于采完了项目的最后一个样点,此时远空飘过一朵祥云,好似白龙遨游天际山间一群小野鸡,欢悦地追逐嬉闹。回首高原采样的那些日子,将永远铭刻在我心中


在青海的十年时光

物化探大队 温彬

15年前从学校毕业后,我来到了物化探大队,先后在江西、青海等野外从事地质找矿、地球化学、地球物理、岩土工程勘察、地质灾害、测绘等工作。

2013年,大队为开阔青海市场,我就远赴青海开始了长达10年的高原野外生活。小小帐篷为我遮风挡雨,北斗星指明前进方向,明月照亮了我的心房,好男儿志在四方。

2017年,大队和青海地质队合作承担青海省都兰县1:2.5万地球化学测量项目,任命我为项目负责人。该项目范围440多平方公里,工作区处于柴达木盆地南缘中深切割山地岩漠-草原-草甸(寒漠)地带。工作区地势较高,平均海拔4000-4500米。工作区山势陡峻,侵蚀切割强烈,沟谷多呈“V”字形,角峰耸立,为深切割高山高原地貌,山脊岩石裸露外,沟谷及山麓多有风成黄土及风成沙覆盖。

项目于4月底出队,浩浩荡荡30几号人从西宁出发由于大部分同志都是第一次上高原,抵达工作地后,均出现了剧烈的高原反应,一直持续了一两个多星期,等好不容易感觉身体无碍了,爬山还是累得气喘吁吁、满头虚汗,一天下来采不到几个样。

长期住帐蓬

我当时已经在青海4年,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个老青海了,我告诉大伙高原的野外工作经验和注意事项,同时做好带头作用我总是跑在最艰险最远的地质路线上,一边忙着观察地质现象,做好记录一边还不停地向年轻同志传帮带,提高他们的野外实践水平

我还要照顾体能较弱的同志,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又帮助其他未完成的组员采样,对于有些体质较差的伙伴,我总是帮他们分担背包和样品遇到涉水时,我率先脱鞋,为同事们探路汽车抛锚,我协助司机排除故障。

在项目后期,我在医院查出了腰椎间盘突出,疼得根本没法直起腰来,走路也一拐一瘸,但我照旧每天第一个从帐篷里爬起来,为队友们备好干粮。

大家劝我不要出野外了,可当时由于还有2、3千件样品没采集完,眼看高原九月底就要大雪封山,我想着每天多一个组就能多采几十件样,工期也能稍微提前。我每天咬着牙,拖着病痛,仍然坚持着出去跑每天晚上,从野外归来,我还要汇总当天所有人的野外资料,检查野外记录,安排第二天的任务,并逐一仔细交代队员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和采样过程中特别要注意的问题。

背样负重前行(右为温彬)

由于工作区通行条件差,路程较远,每天我们布置的工作量都必须完成,工作区不能留空白!我经常和同事们说要有一颗吃苦耐劳的心,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由于项目工作面积大,交通极其不便,工区绝大部分区域车辆无法通行,只能靠徒步到达既定点位。我们每天都要背着几十斤样品行走十几二十公里,在野外吃的是凉馍馍,没水的时候喝的是消冰水。高原的天气变幻莫测,如小孩子的脸,一日之中可以过完春夏秋冬,条件的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每天回到驻地,下肢僵硬,甚至连车都下不来。可每当看到背包里沉甸甸的样品,都会感到无比兴奋,早已不觉得苦累了。

特殊的经历为我的工作增添了一丝乐趣,“痛”并快乐着,大概不过如此了吧。我们常常遇到恶劣的天气,暴雪、大风、冰雹,有时候还能遇到熊、狼、野牛等野生动物。这些不同于其他人的工作经历,不但没有让我打退堂鼓,还让我越发热爱青藏高原这片美丽的土地。

工作的区域多处在高海拔地区,寒冷缺氧,荒无人烟,更别提手机信号了。我们经常住在帐篷里,半夜要起来给炉子加煤取暖。每隔半个月到一个月,我们才会去附近的乡镇采购生活物资和洗澡,只有那时手机才会有信号,简单的和家人报个平安。偶尔遇到条件稍好的地方时,才能住在当地群众家里,这对于长期工作在野外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小幸运。闲暇时我也会帮助群众干一些农活,积极地与当地牧民沟通,与他们打成一片,保障项目的后勤服务工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所带领的队伍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工作成果获得了甲方的高度肯定。

2019年大队成立西宁分院,我从地勘院调至西宁分院任副院长一职,主要负责协助院长的日常工作,西宁分院2019年产值200多万元。2019年10月,物化探大队进一步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步伐,进入甘肃地区寻求业务扩展机会,单位任命我为兰州分公司负责人。甘肃市场主要业务为岩土工程勘察、测绘工程、地质灾害评估、设计、勘查、施工,地基与基础施工,第一年甘肃市场签约工勘、地灾合同几十余个,合同金额200多万,这标志着物化探大队甘肃市场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2021年5月22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发生7.4级地震。5月28日,西宁分院根据青海省自然资源厅工作灾后部署,第一时间组织专业技术力量赴果洛州实地开展地下管网检测工作,千方百计保障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为玛多灾后重建工作提供技术支持。

地震发生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分三批派出地质灾害排查工作小组前往玛多县开展应急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西宁分院当即请缨,获得批准后,我第一时间组织队伍奔赴玛多进入震区开展勘查工作。

由于余震不断,队员只能睡在帐篷里我们克服高海拔和寒冷的气候,发挥物探专业特长三维雷达探测及管网检测技术,通过三维地质雷达及CCTV管道检测系统对主震区玛多县城、黄河乡及受灾比较严重的玛沁县、甘德县、达日县道路及排水管网受地震损坏情况进行全面检测,为地方政府灾后重建提供翔实的技术数据。

在青海工作期间,远离家乡并没有让我感到悲伤,我知道这是大队对我的信任。地质工作本就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荒凉戈壁、人烟罕至,我用一步一步的足迹丈量了那片别样的青藏高原。

我从未想过放弃,人要留下来,队伍要带出去,成绩要干出来,江西物化探这块品牌我们要打出去,这就是我的信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