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七)

发布日期:2023-04-20 11:01

编者按:在我们有限的工作时间里,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很多的事情,有些经历可能会让我们印象深刻、伴随我们一生。局网正在编发“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专题,邀请全局广大干部职工讲述工作中的故事、工作中的精彩,分享成长体验,抒发内心情感,在一个个各不相同又似曾相识的经历中,展示江西地质人火热的生产、不一般的生活状态。

 

在津巴布韦的激情岁月

第八大队  陈城

人的一生总是要有那么几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或使你于逆境中成长,或使你于迷茫中找准方向。要说令我难忘的工作经历,当属那段燃烧在非洲津巴布韦的激情岁月了。

一次“从北到南”的磨练

2018年,原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268大队响应国家“走出去”号召,在津巴布韦共和国开展金矿地质勘查及开发工作。

作为采矿专业毕业的我,光荣成为了项目组的一员。2018年的春节前夕,我们登上了飞往津巴布韦哈拉雷的国际航班。20个小时的飞行,从北半球到南半球,横跨印度洋,途经上万公里,终是抵达了“新岗位”。

刚下飞机走出机场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带有浓烈泥土气息的热浪,身上的毛孔快速扩张,不一会保暖内衣就浸湿了。

在非洲作业最难克服的是当地的气候。津巴布韦靠近赤道,由于湿度低、气候干燥的原因,很多项目部成员刚来时都存在“流鼻血”的困扰。我也不例外,在待了一周后症状方才得到缓解。

陈城(右一)在津巴布韦

非洲的旱季,太阳照射时间不仅长,而且毒,紫外线特别强,能把人晒脱一层皮,即使是四十度高温也不敢穿着短袖在野外干活,相反还要包得严严实实,工作服都是湿了干,干了又湿。记得有一次,矿区运输矿石的卡车在运输路上出现抛锚,时间刚好卡在正午,也是一天最热的时候,考虑到现场正等着矿石加工,我们只有顶着烈日的灼晒,请来修理工配合着修好卡车,才使得矿石加工正常运行。那时的我们身上早已是挥汗如雨,手臂上长出许多晶莹剔透的“小水泡”。

一段“非洲采金”的历程

此次赴非主要工作是协助进行矿山地下开采石英脉型金矿,用当时同事打趣的话来说就是“到非洲挖金子去了”。

下井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井下爆破后断面的具体情况、运输巷道的顶板稳定及出矿进度都是必须掌握的第一手资料,也是指导下一步生产的重要参考依据,眼勤脚快是做好这项工作的关键。

津巴布韦项目场景

起初,矿区矿石的运输提升、人员的上下井和井下通风仅仅靠着一口46米深的竖井,炸药爆破后,有毒有害气体、粉尘等的排出阻力较大,严重影响下阶段的矿石运输提升时长。

项目部上下齐心,团结一致,讨论通过了新的方案,将井下巷道与先前老井打通后,有效增加了井下巷道的通风效率,保障了作业人员的施工安全,真正做到2018年全年井下安全生产“零事故”。

就这样,井下、驻地、选厂“三点一线”,平均步数超两万步是我每日基本的运动量。

一群“以梦为马”的青年

独行快,众行远。矿区是集采矿、选矿、加工、化验等于一体的“小圈子”,每一个环节紧密衔接,相辅相成。每一位驻外同事的点滴付出,换来矿区安全高效运作和项目部相处和谐融洽。

2018年春节,是我在外度过的第一个春节。其间,整个矿区包括我在内一共三个中国人。

大到对接当地各部门,小到采购下厨,都是自给自足。为了更好地完成各项事务,学习是每天的“必修课”。直到现在,“白天巡察保安全,晚上挑灯涨知识”的画面还时常会在我脑海浮现。

大年三十,本应是家人团聚的时刻,大伙的思乡情绪浓烈,一番商量后,一同到镇上购买了一些年货、对联、灯笼、笔墨红纸等。回到矿区,写对联的,挂灯笼的,做饭的,一阵忙碌后,每个人房间门上都贴上了大大的“福”字,清静的院子多了一份热闹,添了些许年味。一人一道拿手菜拼凑成的一桌子美食,抚平了异国他乡游子对亲人的思念。

在我看来,难忘的不是经历,而是经历过后,脸上少了稚嫩,多了一份稳重;眼神少了迷茫,多了一丝坚毅;脚下少了犹豫,添了一份力量。这些转变正是年轻人想干事、干成事的前提条件,也正是经受磨练的真正意义所在。

 

测绘工作者的那些事儿

地信大队  蒲仕权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不知不觉来单位工作已15年多了。

一路走来,有过成功后的欢笑,也有过委屈时的泪水;有过得意时的意气风发,也有过失意时的彷徨落魄。往事已去,如烟如雾。然而,有些事却始终让我难以忘怀,记忆清晰,犹如昨日。

2007年,作为一名测绘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我刚到单位不久,就遇到了全国第二次土地大调查。单位承接了上饶市横峰县和宜春市宜丰县的城镇地籍调查项目。我作为控制测量组组长,先后负责两个县的城镇地籍控制测量。那时控制测量是需要导线测量和四等水准测量的,水准仪还是光学水准仪,经常性地白天测量,晚上录入数据,当一条导线或水准路线出现不合的情况还得找原因,一个数据一个数据的去核对,常常是熬至凌晨一、二点才能睡觉。

经过二调以及后面的很多项目后,我的专业水平得到大幅提升,我时刻准备着解决各种难题、用心应对可能面临的挑战。

2012年,大队派我负责湖口县一大型隧道测量项目。当时大队的仪器设备还不是很先进,工程测量也未涉足过,对隧道测量贯通更也无经验可循,好在自己对隧道贯通的测量原理还是懂的。我翻资料、向前辈以及同行请教,最后硬是靠着一台具有编程功能的casio计算器,闭门研究学习一星期,在隧道掘进前编制好了隧道放样小程序。通过反复验证后,在隧道项目上成功运用。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无论烈日还是暴雨,一个电话,10分钟内我们都会准时出现在隧道内。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隧道精准贯通。

蒲仕权在湖口隧道测量项目上工作

肤色黢黑似非洲人,可以形容2014年的我。当时接到大队非洲赞比亚的地形测量任务,我来不及跟四川老家的老婆小孩当面告别,就立刻远赴非洲。在这缺水短粮的地区,每天带着干粮早上出发,晚上才能回到营地。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个月。到回国时,人已瘦了一圈、黑了一圈,连接机的同事都不认识我了。而像我一样随时待命、默默奉献的地质人,身边多得数不胜数。

测量是一项非常严谨的工作,不能有一点马虎,需要实事求是。记得在2016年做广州市荔湾区城镇地籍调查时,由于白天车多人杂,不方便进行控制测量,为不影响控制网解算精度,我们常常利用晚上时间进行城区E级GPS网进行测量,整整两个星期硬是把我们逼成了昼伏夜出的“夜猫子”。

测量也是一门严肃的学科,是时刻与数字打交道的工作,所以每次工作我都严谨以待,不允许出一点差错,对每个工程都认真、细心的完成。2019年,全国第三次国土调查又开始了,我一如既往地参与了项目生产,虽然还是一样地劳累,但凭借着多年的项目经验,“三调”任务最终还是顺利地得以完成。

测量,是个需要不断更新的行业。从“二调”到“三调”,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项目数十个,给我感触最深的还是测量仪器的不断更新换代。从传统的光学水准仪、经纬仪再到现在的电子水准仪、高精度全站仪、超站仪、航测无人机、水下地形测量船,以及车载、机载、手持一体的激光雷达扫描仪。以前全靠人工的传统地形测量也逐渐被一系列无人测量设备(无人机、激光雷达扫描仪等)所代替。

测量,还是个提前透支的行业。透支着体力,也透支着青春。一毕业来到测量队,就与日以继夜地与辛劳结下了不解之缘,心甘情愿让汗水成倍地挥洒,让白发早早滋生。一路走来淌下的汗水,每一滴都像钻石一样发光。虽然现在的测量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了,但地质行业测量工作中所体现的“忠诚、奉献、坚韧、卓越”的江西地质精神却一直指引着我奋勇前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