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二)

发布日期:2023-03-29 14:10

编者按:在我们有限的工作时间里,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很多的事情,有些经历可能会让我们印象深刻、伴随我们一生。局网正在编发“我的故事——难忘的工作经历”专题,邀请全局广大干部职工讲述工作中的故事、工作中的精彩,分享成长体验,抒发内心情感,在一个个各不相同又似曾相识的经历中,展示江西地质人火热的生产、不一般的生活状态。

 

地质人的“诗”和“远方”

能源大队 史丽娜 

“1983年,504钻机在曲江井田施工。”

“1805孔钻进在中老山段破碎带时,发生坍塌,在用常规方法处理事故无望时,技术人员提出用水泥净浆护孔固壁的设想。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大量水泥倾倒到泥浆池以后,搅拌机短时间内无法将水泥搅拌均匀,为赢得灌注时间,钻机公司党支部书记邓桂春带领好几位同志跳下泥浆池,用身体和双手搅拌水泥浆……”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之时,在一堂别开生面的党课上,我聆听着年逾八旬的退休老党员、地质高工沈忠湘同志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当年的故事。

听到这里,我思绪万千,原来“铁人”王进喜用身体作为搅拌机,搅拌泥浆压井的故事,也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老一辈地质人身上。他们在靠肩扛、靠人拉走过的岁月和极度艰苦的环境里,用生命和热爱诠释着地质“三光荣”“四特别”精神,一种身为地质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时间回到2006年,刚迈出校门的我,来到原江西省煤田地质局195地质队就业,分配到地质咨询中心,成为一名光荣的地质队员。

史丽娜在野外踏勘

当时江西省煤炭市场发展良好,地质咨询中心适应市场需求,积极为当地煤矿、砖厂等提供地质技术服务。每年8、9月份,煤矿要办理年检,委托有资质的单位提交年度检测报告,我们承担了几十座煤矿的年检需求,办公室每天门庭若市,有的煤矿老板为了尽快完成年检,甚至守在办公室等我们出报告。

当时,地质咨询中心职工不足十人,其中,有年近七旬的老专家,有三岁孩子的妈妈,还有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人员少、任务重。大家为了完成工作加班加点地干,有时连续几十天加班加点。为了节省时间,有的同志干脆就在办公室吃钣,累了就在办公桌上休息。没有提任何要求,也没有一句抱怨,大家辛勤忙碌着、默默努力着,不仅连续多年为大队创造效益,还为助推大队融入地方经济发展发挥作用。

2009年,我迎来了人生第一次岗位变动,因为国外项目有英语要求,我们几个“80”后年轻的大学生,被派往赞比亚担土路项目。带着单位的重托,亲人的挂念,我们毅然决然登上远赴赞比亚的航班,成为一名援建非洲的技术人员。

初到赞比亚,物资的匮乏、交通的不便、生存环境的恶劣……远超我们的想象。

万事开头难,在这种环境下,做项目更是难上加难。没有营地,我们自己动手搭建活动板房。没有交通工具,我们就靠双脚一步一步走到项目工地,手上的老茧、脚上的血泡、晒伤的皮肤,成了每名队员的标配。

在项目施工关键期,我们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坚守在施工一线,午饭都在工地上吃,有时还用野生芒果充饥。记得项目上有一位同志没得过疟疾,我问他有什么诀窍,他打趣的说到要多吃芒果。

史丽娜整理地质资料

正是这样一支年轻的地质队伍,在新的征程上,在国外项目上,继续传承和发扬着地质“三光荣”“四特别”精神。

地质工作是艰苦的行业,曾经听到前辈自我调侃:“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捡破烂的,仔细一看,原来是搞勘探的。”

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随着国家的发展、政策的支持和产业的变迁,现在的地质人,工作之余也能西装革履,也能琴棋书画,与时代发展融为一体。

但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一代又一代的地质人,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的初心不变,以艰苦奋斗为荣的品格不变,以找矿立功为荣的坚守不变。

地质人的诗和远方,是一路前行一路歌的乐观,是为国家找到一个又一个深藏地下的资源宝库的幸福。

 

在老挝的勘查日子里

第七大队 莫火华

2022年8月,我作为项目负责人,肩负着责任和使命,带着第七大队的艰巨任务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带领项目组满怀希望地踏上了前往老挝开展地质勘查的征途,领略异国他乡的山谷风情……

近几年来,第七大队秉持新发展理念,大胆“走出去”,向境外“进军”,先后前往安哥拉、加蓬、老挝、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开展地质勘查工作。

作为我国邻邦的老挝,积极响应并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2021年12月,随着中老铁路的通车,中老两国人民共享着发展的红利,老挝的矿产资源也受到了更多中国投资者的青睐。

2022年8月,我和项目组成员在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的同时,乘坐中老铁路列车奔赴老挝。

盛夏的老挝,绿意盎然,翠绿、碧绿、浓绿在雨后显得格外的清新,我们的野外勘查工作在“绿野仙境”中正式启动。

大家都是这样过河

这次的工作矿区在老挝川圹省帕赛县。川圹高原时值雨季,每天一场雨给我们的野外勘查带来了一系列的困扰。由于当地经济较为落后,基础设施也不完善,我们每天早晨上山必须至少趟过一条河,穿过农田、沼泽地后才能到达山脚,而这段路程都是湿漉漉的,我们都穿着雨鞋、背着行囊、踏着笨重的步伐跟着当地向导往前走。

到达山脚后,换上登山鞋,我们开始爬山。地质路线上的草丛与荆棘在雨后显得更加令人生畏,但这对于我们地质队员来说算是“家常便饭”了。令人更加防不胜防的是东南亚地区亚热带雨林的山蚂蟥。山蚂蟥喜阴雨,它通过我们人体散发的气息,悄无声息地爬到身上、钻进皮肤,等到吸满血后才会自动脱落。而在皮肤上却会留下细小的吸血孔和一滩汗血混合物的伤口,至少要一到两个星期才能愈合。瘙痒的伤口,还不能挠,一挠伤口会再次撕裂,烦人之极。

莫火华在避雨亭“享受”午餐

穿过蚂蟥区,我们迎着山谷的风和刺眼的阳光到达了山顶,这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我们拿出携带的当地糯米饭、野菜、烤肉、生茄子及矿泉水等席地就餐。偶尔会遇到当地人干农活搭建的避雨亭,我们会借助它作为午餐和修整的临时营地。

午餐过后,继续我们的行程。

在矿区,几乎每天下午都有阵雨,我们随时都会成为“落汤鸡”,而雨后的河水会迅速涨高并更加湍急。

一天的忙碌之后,我们都是趟过漫及大腿的河水过河,返回到驻地。

晚饭过后,我和项目组成员得花一到两个小时整理当天的野外勘查资料,而我还要将资料进行核查、汇总后才能休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有时会感到身心疲惫,但每当想到肩上的责任,想到地质“三光荣”“四特别”精神,想到“忠诚、奉献、坚韧、卓越”江西地质精神,想到杨衍忠等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的光辉事迹,我心潮澎湃、充满斗志。

莫火华在小溪旁进行地质勘查

今年1月,我和项目组成员在老挝开展地质勘查工作告一段落。在这半年时间里,虽然工作生活条件差,但我和同事们始终坚守理想信念,克服重重困难,顺利完成了老挝川圹省帕赛矿区稀土矿普查工作为全区详查确定了方向。完成了老挝华潘省桑泰县稀土矿调查工作,为甲方圈定了下一步工作靶区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向组织提出申请,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在大队推动地质事业高质量发展新征程中贡献青春智慧和力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